一把年纪难道要饭男团惹

愿天下所有爱情都理直气壮,愿所有幸福都不勉强。

【秦林/明涛】来日方长 01

*私设见之前的lofter,估计还是踩了某些雷,不喜请点叉

*没写过同人,没开过车,我根本不是司机.jpg,徒有开云霄飞车的野望,只有开儿童乐园玩具车的实力。如果有老司机愿意带带我,圣僧,请啊!我非常需要!

*这章只有铺垫没有车,然后因为写了秦明视角,所以看起来可能有一丢丢丢丢丢丢林秦的嫌疑,虽然平时是两种都吃(?,但保证这篇文里秦林我一定不逆。虽然文笔渣,如果连cp都写逆就太辣鸡了……

----------------------

咚——咚,咚咚。

听到敲门声,秦明刚要伸出拖鞋的脚顿了一顿,又放了回去。都这个点了,都不用过脑,就知道是谁。果然,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门外的人气力不足地在喊:“老秦...秦...秦明,开...开个门呐,我...我是林涛。”

又喝醉了跑这儿来。秦明想了想竟没系睡袍带子,就开了门,然后就看到倚在门框上的那人摇摇欲坠,直往自己怀里撞了进来。

酒气混着男性荷尔蒙,直愣愣地扑向鼻腔,与自己身上洗完澡后洁净清冷的味道搅在一起,格格不入。秦·洁癖癌·明来不及嫌弃,发现自己已经张开双臂稳稳地接住了对方,还下意识收紧了怕不固定似的。林涛令万千少男少女魂牵梦萦的两块胸肌和八块腹肌就这样隔着他那敞开的休闲风衣外套里沾染了烟味和酒气的白t恤不可抗拒地贴了上来,炽热的体温也传过来,印在自己睡衣下的皮肤上。

“老秦…你身上好香啊…”胡渣短短的嘴轻轻地扎在自己耳边,林涛声音与他形象本来就不相符得温软,醉音比平时的软糯更掺了些沙哑。

秦明心里好像被什么挠了一般痒,嘴上却免不了说一句:“你快臭得跟尸体一样了。”说着就把林涛往床上拖。秦明精瘦,按理说抬不动林涛这样的,何况喝醉的人越发地沉。可就跟庖丁解牛一样,善用柳叶刀的秦科长向来知道如何运用巧力。善用巧力,能反客为主,以弱攻强,在很多事情上都是这样。

很快,他把林涛放在了床上,帮他脱了鞋和外套,然后将那两颊醉得坨红的脸地摆正,放在枕头中央,帮他掖了掖被角。等了片刻,看他呼吸沉稳起来,睫毛随着胸廓起伏也稳定地上下,于是心定。

林涛酒品还算是不错,喝醉了从来不吵也不闹,就爱跑来占他的床铺,一两次之后也就习惯了。看今天的情形,也不算太醉到要吐的地步,便不用待在旁边了。

秦明转身从衣柜里又拿出一个枕头和一床薄被,轻轻带上卧室的门,去了书房的沙发床。他本想凑合一夜快快潦草睡去,谁知道思绪却不受控异常活跃。想的都是些什么呢?还不都是一墙之隔的那人。

想来自己认识林涛也有十个年头了,高中同学、大学同学,到警局工作又做了同僚,饶是清冷凉薄如自己这样的个性,也不可能不在生命里给这个人留一个位置。而这位置,除了林涛,他想不出有其他任何人可以占据了。

他自小自父母一事后,就无法与人亲近,也无人与他亲近,从未想过还能遇到想林涛这号人物。林涛这样的人性格好得天然,毫无粉饰雕琢痕迹,让人说不上他哪里特别好,却又觉得处处熨贴无不妥,和他相处分分秒秒都自在舒服。秦明熟悉他之后就在想,如果连自己都这么觉得,那在别人眼里林涛岂不圣人一般?不过想来也是,读高中那会儿,自己见过的林涛身边的男孩子,都能和他说上几句笑话,嬉闹一番。更别提情窦初开的年纪,从高年级的学姐到低年级的学妹,暗恋明恋林涛的人难以计数,他倒也随和得彻底,不拿腔作势也不玩把戏,谈起恋爱来一场又一场,宝宝换了一任又一任,只是都不太长。

林涛看起来是个开阔明朗的人,没什么藏着掖着的东西,都摆在那张端正俊朗的脸上,他没什么表情的时候也让人看得心底敞亮,感觉可靠又笃定。但他一旦笑闹起来,标致的五官全都灵动鲜活,情绪极具感染力,让人忍不住凑得离他更近些,看看他在说些什么。这样的人确实很容易叫人爱恋吧。

连自己也不能免俗。

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林涛的,秦明早已放弃了想明白这件事,他心思缜密,唯独在关于林涛的事上,总迷迷糊糊,一番又一番,长不了记性。他只知道一开始是林涛主动跟他搭的话,少年眉眼噙笑身姿朗朗,然后就像心里埋了一颗种子,不知不觉间就发了芽像他慢慢滋生的许多期望,不切实际的期望,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也能有的期望。想他每天都来找自己聊几句即使自己只会僵着一张脸偶尔简单地回应,想他能和自己成为知心好友,想他能和自己在一起做更多的事哪怕只是消磨时间,想他能和自己有独一无二别人没有的私家记忆,想他……想他。而这些不切实际的期望,竟然如茂然长出的枝叶,开花结果,一一全被林涛成全。

认识林涛的每一天,秦明都在想自己不知怎样才值得这么幸运。幸运到他觉得还期望着更多的自己贪心得混蛋。他混蛋地爱着林涛,想要自己是他的,他是自己的,全部的全部,十分的十分,再没有别人。

这么一番胡思乱想,秦明再是睡不着了。他干脆起身,打算去厨房给自己磨杯咖啡。

厨房的灯竟然已经开着了,适应了黑暗的眼睛被明晃晃的灯光弄得有些刺痛,秦明蹙起了眉头,抬手略略一挡。只看见料理台后面,林涛站在打开了的冰箱门前,微微俯身低头捣鼓着些什么,许是刚才盖着棉被又醉眠捂得实在太热,他身上早脱去了外裤,白色t恤往下就只剩一条深灰色的四角裤。秦明忍不住从上往下打量一番。

林涛的肩很宽也很厚实,肩胛骨将紧贴的衣物顶起两个对称的突起,往上延伸出肌肉线条分明的脖颈,往下却峰回路转收成个窄腰,两侧的衣料有些游刃有余地堪堪形成些褶皱,随他细微的动作不经意勾勒出主人腰腹部好看的线条,而包在那深灰色布料下翘起的双臀……秦明觉得喉头蓦然有些发热,他七分尴尬三分难耐地收回了视线,忍不住清了清嗓子。

“诶,老秦,你怎么起来啦,我吵醒你了?”全然不知自己背后风景旖旎的那人听声终于回过头来,几乎是同时脸上就勾起一个略显抱歉的笑,“我刚才渴醒了,想搞杯冰水喝,在你家冰箱里找冰块呢。是不是声音太响啦?”林涛举着手里的冰格晃了晃,看眼底的清明想必酒醒了不少。

看了半天眼睛早就适应了光,秦明放下欲盖弥彰的手,一时不敢直视林涛,他侧过脸去尽量放平了语调,“你没吵醒我。” 

“哦哦。那你起来干嘛啊。”林涛取了几块冰块放进水杯,拿起来就从料理台后向秦明走来。

“我……”秦明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总不能说自己想他想得睡不着,干脆不睡了打算起来喝咖啡写明年的工作总结吧。他张了嘴,却没了下文,停在那里,眼神一时对上林涛的,对视了两三秒。

秦明不知道是什么暴露了自己,上一秒林涛还在若无其事地一遍喝水一边等他的回答,下一秒他就眼神一暗唇角勾起个流里流气的笑,放下水杯直接贴了上来。“秦明,”他贴着他耳朵正正经经地喊他全名,“你是想,和我一起,看场球赛吗?”却说了那么暧昧的话。秦明感觉自己身体一僵,脸上登时热了。

林涛炽热的呼吸喷在他耳畔,刚喝过水的冰冷舌尖舔着他脖颈,还有残留的酒气,秦明又迷迷糊糊的了,缠绵晦涩的记忆便翻云覆雨地向他的理智盖去。是了,他们秘密的私家记忆,他们的肌肤之亲,在多年前那个林涛说要留下看场球赛的夜晚。关于情欲的一切,都是林涛教给他,他忽然就明白了,大概自己连呼吸稍微改变也能在他眼皮底下暴露得一干二净。

tbc


评论(16)

热度(44)